您现在的位置: 马钱子 > 马钱子禁忌 > 正文 > 正文

ldquo王妃又逃了rdquo他

  • 来源:本站原创
  • 时间:2021/12/27 17:16:00
北京那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技术好 https://wapyyk.39.net/hospital/89ac7_labs.html

△图片来源于网络

痛,撕心裂肺。

  沐云汐在一股极致痛楚中醒来的,她艰难睁眸,发现自己竟然是被吊起来的!

  不止如此,她的眼前还有一个男人,身着红色的华服,手持长鞭,“唰”的一声,正一鞭子抽过来——

  “沐云汐,素问姑娘是本王的救命恩人,你竟然对她下手!”

  素问姑娘是谁?

  啪!

  一声响,鞭子落到身上,沐云汐痛得哼叫出来,该死的混蛋,竟然打女人?

  不等她骂出声,突然一股陌生的记忆汹涌而来。

  片刻,沐云汐才回神,但是却惊呆了!

  她竟然穿越了!

  啪啪!

  又是两鞭子抽来,沐云汐被吊着根本反抗不了,疼得她冷汗都淌出来了!

  “看在今天是你我大婚的日子,这十鞭子,让你涨涨记性,若是素问姑娘有什么不妥,本王要了你的命!”

  红色华服的男人,面容冷峻,言语狠辣。

  沐云汐看向他。

  男人有一张极为俊美的面容,五官犹如精心雕琢,漆黑如夜的眼眸,似是攫取了漫天星辰,但凡女子,只一眼,就能沉溺其中,永世沉沦。

  这人是今天与她成婚的夫君,云齐的七王爷凤无夜。

  大婚之日,寄居于七王府的药谷女大夫素问,被她这个连嫁衣还没有换下的七王妃给毒晕了。

  凤无夜得知之后,便直接叫人把她吊了起来,亲自鞭笞她!

  若是素问醒不过来,她还要偿命!

  想到这里,沐云汐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苦笑。

  事实上,第七鞭的时候,原本的沐云汐就被这男人给打死了,至于她?

  只是接收了这具身体,她能深切的感受到,来自于原身的那种不甘和痛苦,所以,她被人放下来的时候,看到凤无夜转身要走,她突然喊了一声。

  “凤无夜,素问是药谷的医女,我是京城的大家闺秀,我如何毒得了她?”

  凤无夜的身影一滞,回头看向嫁衣凌乱,浑身狼狈的沐云汐。

  从一开始沐云汐就不承认是她做的,但是她之前还一直在骂素问,此时这么有逻辑的一句,令他心头一怔。

  “当初你为了嫁给本王,也是在宴席上给自己的嫡妹下-药,毁了她名声,才把婚事抢到手,怎么?那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是大家闺秀,使不出这样的手段了?”

  男人眼里满是厌恶还有耻辱,握着鞭子的手,恨不得再抽几鞭子下去!

  沐云汐扫他一眼,原主之前做的事情确实是令人诟病。

  “既然你认定是我下毒毒害她,那她要解毒,肯定也得是我来解毒,怎么样?七王爷莫非是想让你的救命恩人死在你的王府?”

  “威胁本王?”凤无夜没想到沐云汐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力气威胁他,倒是气得冷笑了一下,“行,如你所愿,本王倒是要看看,你有没有这个本事!若是素问有事,本王先把你抽筋剥皮!”

  听着他阴沉的话语,沐云汐知道他说的是真的,但是她现在可没空去理会这些,她必须自救!

  很快她被人拖着到了素问住的芳菲院。

  素问在七王府地位特殊,是药谷那边送来给凤无夜医治的,所以,她住的地方,极为精致。

  沐云汐被十鞭子打得几乎无法走路,她一路是强忍疼痛过来的,这会儿到了素问的床榻前。

  她双腿一软,直接趴在了床榻边上,身上的血一下子洒到了素问的脸上。

  沐云汐看到,原本昏迷不醒的素问,眼睫毛轻颤了一下。

  装的?

  竟然用这么低级的手段陷害她,是有多看不起她这个七王妃?

  眼眸闪过一抹狡黠,沐云汐伸手,用力的握住了素问的手腕。

  这一次素问没有再动,只是肌肉紧绷了一些。

  “沐云汐,你干什么?”凤无夜看到,质问。

  沐云汐看也不看,继续自己的动作。

  凤无夜眼眸闪过一抹不悦,但看沐云汐的动作,诧异问:“你在给素问把脉?”

  “王爷倒是好眼力。”沐云汐嘲讽。

  凤无夜皱眉,下意识道:“你又不会医术……”

  “我既然不会,那为何有能力给素问下毒?医毒不分家,这方面专业的是素问,结果她却被我这个门外汉给毒倒了,那是说明王爷你是蠢货,还是素问是蠢货?”沐云汐毫不客气的质问。

  凤无夜:“……”

  沐家长女,何时如此言词犀利毒舌了?

  沐云汐好半天才放开素问的手腕,然后不紧不慢的道:“她确实是中毒了,而且中毒不浅,现在需要解毒,一柱香内不解毒,她就会七窍流血而死!”

  “你不是说不是你下的毒吗?不是你,你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凤无夜眸光阴沉。

  沐云汐看向他,勾了一下唇角,笑意讽刺:“王爷,你是不是忘了,我是来给她解毒的。”

  凤无夜眼眸一沉,反应过来,疑惑问:“你真能解毒?”

  沐云汐弯唇一笑,她苍白的小脸,因为这么一笑,倒是灿然明媚起来,特别是一双眼眸,透着慧黠的光芒,令人不由得注目。

  “能啊,毕竟你认定是我下的毒嘛!”

  凤无夜狐疑惊讶的看着她。

  “你别耍诡计!”

  “没有啊!我现在说解毒的方子,你们赶紧记下去,马钱子,南星,续随子,番木鳖……”沐云汐勾唇笑着,一口气说了十几样的药草名字。

  凤无夜听得惊异无比,沐云汐竟然一口气说出这么多的药草名字?她真的也懂医术?

  “王爷,不能听她的,这都是毒药啊!”突然素问的侍女半夏惊呼道。

  凤无夜一怔,瞬间眼眸黑沉,看向沐云汐。

  沐云汐依然平静无比,她扫了一眼半夏,才慢悠悠的道:“是毒药不假,但是你们没有听过,以毒攻毒吗?你们都说素问的毒是我下的,那么如何解,由我说了算,王爷啊,这素问姑娘对你可是有大恩,你不会不想救她吧?”

  凤无夜脸色难看。

  “你确定这样能解毒?”

  沐云汐点点头,一本正经,道:“既然是中的我的毒,那解毒的话,就肯定是需要我的方子!我说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就要服解药,王爷,你还是快去准备吧!王爷府上,应该也有药房,这些药材肯定都是有的!”

  半夏眼泪都要下来了!

  她家姑娘可是假装中毒,反正沐家的这个女人,是个愚蠢的,小小的伎俩就能毁了她,根本不怕她会反击。

  结果现在沐云汐要给她家姑娘用毒药?

  凤无夜看了一眼素问,又看看沐云汐,见她竟然还冲自己挑衅的笑,他心头一堵。

  沐云汐道:“王爷,快下令啊!要不然素问姑娘真的死在这里了,我陪她一命倒是无所谓,王爷你见死不救的话,只怕是说不过去吧?”

  凤无夜脸色黑沉,最终还是下令。

  “来人,准备药材,给素问姑娘解毒。”

  王府的人动作很快,很快便把十几样的毒药材给准备齐整了。

  沐云汐叫人把他们全部碾碎成粉,然后也不煎,直接用温水冲开成一碗黑漆漆,而且散发着浓郁臭苦味的药水。

  “来,你帮你家姑娘掰开嘴巴,把药汁给她灌下去,本王妃保证她半柱香就能解毒醒过来!”

  半夏的脸都绿了,别说这一碗下去了,就是一口下去,她家姑娘也能瞬间一命呜呼!

  “不,我不要!”

  沐云汐啧啧两声,一脸的无奈,道:“那只好本王妃自己来了。”

  她说着,一手端碗,一只手去用力掰素问的嘴巴。

  此时素问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。

  她身为药谷的医女,当然知道这一碗根本不是解毒的良药,是夺命的毒药。

  沐云汐太狠了!

  她闭着眼睛,但是鼻子里却是清楚的嗅到了浓烈的毒药苦味!再听着沐云汐轻轻的笑声,素问终于坚持不住了。

  “哇~”

  屋内众人看到刚才还闭目昏迷的素问,此时却是哇的一声哭着睁开了眼睛,都惊呆了!

  反应过来,凤无夜一张脸黑沉如夜!

  素问是装的,其实他刚才也看出来了,但是,看着沐云汐嘲讽的笑,出于自尊,他不想拆穿。

  可是现在,素问自己被沐云汐这个恶魔手法给整崩溃了!

  看着沐云汐苍白小脸上的嘲讽的笑容,凤无夜感觉很恼火。

  他没有再看素问一眼。

  “来人,送素问姑娘连夜回药谷,告诉药谷之人,就说本王感谢他们的相助,但是,本王不会因为这个,接受他们的蒙骗!”

  素问哭得声音更大了!

  凤无夜的人动作很快,得了命令,便过来“送”素问离开,素问那里甘心,看到沐云汐一脸苍白的依靠那里,她突然挣脱护卫的钳制,冲了过来。

  沐云汐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往一侧躲去,正好看到凤无夜,便直接躲到了他的身后。

  凤无夜脸色难看无比。

  “滚开!”

  沐云汐哪肯?她不但不滚,还把身子的重量往凤无夜背上靠,理直气壮道:“七王爷,这女人发疯是为了你,你当然有责任保护我!”

  凤无夜气得要死,伸手一揪,想把沐云汐甩开,谁知沐云汐早有准备,顺势往他怀里一撞。

  她这一撞力气可不小,凤无夜竟然不防之下,竟然后退了一步。

  下意识的反应,他还把沐云汐给揽进了怀里!

  对面的素问见状,简直气炸了!

  “沐云汐你要不要脸?你算计嫁给七王爷就算了,你现在还要把我赶走,你可知,我是给七王爷送药的,今天晚上,他就得用药,他若是不用就会毒……”

  沐云汐还没有听完,就被回过神来的凤无夜一把扔了出去。

  砰!

  眼前一黑,她华丽丽的被摔晕了!

  迷迷糊糊之中,沐云汐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,接着,她鼻间嗅到了熟悉的味道,是她毒药田里的药材的气味!

  她是25世纪最顶尖的毒师,身体天生对毒素敏感,所以她研究起毒药来,事半功倍,而她也沉迷于此。

  于是她收集了世界上所有毒药,毒花,甚至动物毒素,化学毒剂,弄了一个独属于她的实验毒田。

  现在她就在自己的毒田里,看到熟悉的场景,她心静了一下,顺手,还她摘了一小朵毒花,放在鼻尖轻嗅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她突然感觉有人在吵闹,沐云汐眉心一皱,谁这么大胆敢闯她的毒田?

▼长按


本文编辑:佚名
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 http://www.maqianzia.com/mqzjj/10170.html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马钱子版权所有



现在时间: